早上接到柯滄銘婦產科來電告知,我和吳老大都是海洋性甲型東南亞型的帶因者。
單胎有四分之一的機率是顯性甲型的寶寶,心裡有點無法接受,
老媽又在那邊發表營養可以改善的論調,心情真的很煩,跟她說過很多遍,
營養最多只是改善我的體質,不可能改變基因,跟她吵了一架,躲在房間裡查資料。
準備下午去看新陳代謝科時,順便問問婦產科醫生。

下午去看新陳代謝科,醫生確定是妊娠糖尿病,是否本身就有糖尿病而不知?
或是懷孕引起的糖尿病?還要再驗一個『糖化血色素』才知道。
而且從今天開始每天都要戳手紙驗血糖4次(早餐前,早午晚餐後2小時),
還要餐前30分鐘和睡前自己打胰島素,我的媽啊!
之後去衛教室學怎麼打,沒有現場上陣,只用一個小枕頭代替肚皮。
再來是去問婦產科醫生下一步該怎麼辦,醫生很酷的說,
2個人都同樣是甲型又東南亞型的機率真的很低,老天爺又讓我們相遇,真的是緣分。
我只能苦笑,誰要這樣的緣分啊。結果還是要回柯滄銘那邊做絨毛取樣。
領了2瓶胰島素和30支針筒才回家。

晚餐前就在家試著打,擦完酒精、捏肚皮、瞄準(很久就是下不了手),
這項反覆了半個小時才完成,我都快氣絕了。
吃完飯2個小時還要戳手指,還好我家有祖傳血糖機,不然又要花錢了。
所謂祖傳血糖機是阿媽(爸爸的媽媽)已經不用了,借給我媽,後來阿媽病逝,
就給我媽了,後來有舊機換新機的活動,就加點錢換成新的了。
其實機器不貴的,貴的是耗材,就是那張吸血的試紙,50片約800元上下,
我一天就要用掉4片,一個月就要1600元了,又是一筆開銷。

 

Linu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