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3月22日   ~默哀~
    今天早晨,養了快15年的狗捲毛,跨過了彩虹橋的另一端。
21日晚上狀況就不好了,本來萎縮的後腳完全不聽使喚,所以他摔倒後就站不起來了,
我知道他好勝的心情,一直試著想再站起來,可是試一次就摔一次,看了好心疼。
自從微微回家後,全家人的心思都放在微微身上,他被冷落了。
因為微微的關係,我好想摸他可是我不敢。
22日的凌晨,我起床泡奶時,他倒在地上,微微呼吸,眼睛已經失神,
我看了眼淚不由得的掉了下來,我蹲在他旁邊跟他說,
不要再等哥哥(我弟弟,他守護的小主人,在日本唸書)了,
哥哥看到你這麼難過他會心疼的,你如果可以,早一點解脫,
變回沒有病痛的捲毛,哥哥會替你高興的。  說完我就去餵微微了。
早上8點多起床,他已經走了,剩下僵硬的身體。
之前就覺得他快走了,用MSN跟弟弟討論過怎麼處理。
最後尊重弟弟的意見,火化後將骨灰放在家裡等他回來處理。
畢竟哥哥是捲毛的最愛,哥哥的決定他也會很高興得。
突然想到一件事,捲毛雖然是我爸撿回來的,但是在狗心裡會有正確的身分高低排名。
我自認的的排名是 我弟(主人) → 我和吳老大(朋友) → 我媽、我爸、茂茂(吳老大的弟弟)(奴隸)。
很好笑吧!最小的才是牠的主人,以前我跟我弟吵架打架,他不管誰對誰錯,都護著我弟。
希望他在彩虹橋得那邊過得幸福。


Linum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